《八字与中国智慧》

陆致极(美) 博士

认识我的人知道我正在写这本关于八字命理学的书时,常常会流露出惊慌的眼光,提出这样的问题:你这个受过现代西方高等教育的人,怎么会搞起算命这种迷信的玩意来?

还是从我自己的经历说起。

一九六七年早春,中国大陆正处于史无前例的文化大革命的阴霾之中。一切跟传统文化有关的东西统统被斥之为四旧,归入了横扫之列,更不要说算命这样的封建迷信了。可能正是在这样的精神窒息之中,人们更强烈地想知道未来会是怎样。

一位好友的妈妈带着我到一个早己息业的盲残算命人家里,请他替我算命。那是上海旧式弄堂房子的前厅。在昏暗的灯光下,这位满头银发的老人掐着手指,为我算出了八字。当时说(带着浓重的宁波口音):弟弟,好好读书,三十岁就好了。你将来会出洋游学则是近乎天方夜谭了。然而,十年以后,文化大革命结束了,重新又恢复了大学入学考试制度第二年,又恢复了研究生入学考试。我,一个在学校里尚未读完中学课程的人,经过了研究生入学的初试和复试,以同等学历被录取为上海复旦大学中文系的硕士生。当时我虚岁三十。无可争辩,这成了我个人命运轨迹上的一个转折点。而且,五年以后,我真的出洋游学了。这位老人的预测竟然奇迹般地实现了,教人回想起来,不能不感到一种神秘的气息。

然而,当我自己认真研究了八字命理学以后,我感到八字推命术并不神秘。它有完整的理论体系和严谨的推理方法,己达到了传统思维的极高境界,堪称中国古代思想领域中的一绝。

八字命理学的理论背景是传统的阴阳五行学说。传统的阴阳五行学说是中国古代先哲们对宇宙万物运动变化的深刻思考所发展起来的。在他们的目光里,宇宙生生不息的运动过程可以表现为阴阳的消长、五行的流行。阴阳二气以及由阴阳二气生化出来的五行的规律性变化,可以在功能上刻划出宇宙生生不息的无限过程。人,作为一个实体,存在于天地之间,与天地是息息相通的。天地是个大宇宙,人是一个小宇宙。作为命理学推理出发点的八字,即由一个人的出生年、月、日、时的天干地支排列成四柱,共八字个,此正是这个人出生时刻的宇宙运动状态的标记。因此,由八字构成的命造之阴阳五行结构,反映了人出生当时所禀赋的宇宙状态的信息。可见,在八字命理学中,人的命,就是人出生当时的特定的宇宙状态。人出生时的宇宙状态固结为命;但宇宙的运动永不停息,于是对命,不断流变的宇宙状态又形成运。命和运的相互作用,就表现出丰富多彩的人生起伏轨迹。所以,人的命运,究其根本,就是一个固结了特定的宇宙状态,在流变且不同的宇宙状态中的遭遇。八字命理学就是应用阴阳五行原理来描写和预测这样的遭遇,这是并没有任何神秘的色彩。

把人的命运跟他出生时那一瞬间的气禀紧密联系在一起,是东汉思想家王充在气一元论的基础上提出的大胆假设。八字命理学是建立在这个假设之上的。自唐宋以来,八字推命的实践,可以说都是对这个假设的检验。这个假设本身是否合理呢?冯精志先生在他的纪实小说《侠儒》中,转述了大陆当代《易经》研究者张延生关于八字的一段言论:很多人认为处于一个非常稳定的场中。羊水把胎悬浮起来,羊水可以吸收中子,防止中子打穿胎儿的核酸链而发生变异。母亲的体温摄氏三十六度,是一个恒温的环境;胎儿在母体中,各方面的压力是平均分布的,胎儿就在这个恒定的环境中发育着。但胎儿刚从母体中出来,接触到这个世界的第一瞬间便马上不一样了,温度、压力、呼吸方式、获取营养的方式等等,都发生了巨大而根本性的变化,其内场立即被最大限度地调动起来,急剧变化以逐渐与大自然的场相适应,并达到一种平衡状态。在人的一生中,只有降临人世的时刻,才是体内的场与大自然的场最充分协调的时刻,内场是运动的,外场也是运动的,两个运动着的场交感而产生了一种综合效应。由遗传密码所规定的人的一生,只能在这种出生时所确定了的综合效应的影响下发展,这种叫过程。因此,用易占预测一个人今后的道路时,就不能不追溯到他出生的那个时刻,只有把那时的场效应充分考虑进去,所占才可能有点清晰度,才谈得上相对精确。冯先生接着写道:我又领悟了一点,即八字的本质是新生的人与循环的统一的接口,或者说它反映的是与统一场衔接的起点,宇宙统一场是循环往复的。古人所创造的天干地支也是循环体系,力求与统一的循环保持同步。统一场的循环不仅是一种时间上的循环,这只是浮表的,内蕴的是场效应的循环。古人猜测这个巨大的循环大谜用了几千年,猜谜的目的是把人的运程楔入统一场中,只有这样才能从场对人的作用的高度上认识人类自身。不妨说,四柱命理学正是这样长期努力的产物。这样的认识,我认为是很有启发性的。

自然,从初禀的阴阳五行结构去探寻它与人生轨迹之间的对应关系,为我们认识人的命运提供了一个全新角度。我们不能不由衷的钦佩先人的睿智。但是,这不可能是唯一的角度。联想到人们常常对八字命理学所发出的诘难,世界上有不少同年、同月、同日、同时生的人,难道他们的命运会是绝对相同的吗?答案当然是否定的。造成差别的原因很多,从八字命理学本身的理论来说,至少有两方面的局限。首先,它所依据的宇宙图式主要是从时间的序列上去刻划宇宙生生不息的运动过程,并没有充分地现现出空产因素的作用。比如目前推演的八字结构,主要是从时间的序列上对宇宙运动状态的片断复制,并没有充分刻划空间上分布的差异。这跟我们东方重视时间序列、用时间去统摄空间的传统思维方式是一致的。其次,在命理的具体推理方面,常常遵循取象比类的方法。这是把形象相似、情景相关的事物,以比喻、象征、联想、类推等办法,使之成为可以理喻的东西。这又跟中国古代着重于总体把握事物的特征,但也往往表现出模糊性的主观性来,当然,指出这样的局限性,并不是否认八字命理学研究的成果及价值,更不是要否定先哲的智慧。

然而,在现代科学思潮和科学方法的影响下,传统的八字命理学应当有新的发展。我写这本书的目的,正是想把自己学习研究的收获,贡献给在这方面的探索兴趣的同好。主要有以下几个方面:

首先,我尝试从中国传统文化以及中西文化对比的角度,全面地探讨传统八字命理学形成的文化背景哲学基础、思维模式和价值系统,从而揭示作为一种文化现象的八字命理学,它是如何深刻地反映出我们传统文化的特点。事实上,也只有在传统文化的广阔背景下,我们才能把握八字命理学所具有的深厚的内容,了解它所蕴涵的哲学智慧,也包括它的局限性。

第二、从现代系统论的观点出发,我提出了八字命造结构具有两个结构网络的理论,由此来理清命局结构中十分复杂的组织脉络。这想法本身得益于现代语言学的研究方法。不少现代语言学派,把句子看作是一个由底层向表层转换生成的过程,这样,便可以在不同的分析平面上剖析句子内部的结构。同样,八字结构内部也有不同的分析平面,我把它们归结为两大结构网络;日主网络和格局网络。藉此分别探讨各自内部的机制,从而使传统八字的分析和推理过程明确化、条理化。

第三,对明代中叶后出现的文人论命的学理派精髓----格局理论,作出了全面的分析和总结。这主要是针对民国以来命理学界存在的轻格局、重用神的倾向而提出来的。讨论一个八字结构的用神固然重要,但也不能忽视格局本身的探讨。由命局结构中某五行主导势力构成的格局特征,有自身的规律。揭示这类规律,对评估一个八字的优劣,有着重要的意义。

每一个对八字命理学研究下过工夫的人,我想不能不为其内蕴的博大精深而叹。继承和发展这门根植于中国古代哲学土壤上的预测学科,使之现代化,学术化,需要大量认真细致的研究工作。